宋人往往把中央监察系统的台谏,与君权、相权三者并举。《宋史》上便说,宋之立国,元气在台谏。朝廷有大政事,台谏可以否决;君主有过失,台谏可加制止;百官犯错误,台谏可以给予批评弹劾。宋代的台谏在选任、回避、言事、监控等方面都形成了完备的制度。比如在选任制度上,确立了侍从荐举、宰相不预、君主亲擢的遴选原则及相应程序。风闻言事原则、公文关报制度、取索公事规定和出巡采访途径等的制度化,能确保台谏监察的息可信度。台谏对君权与相权都享有独立的监察特许权。这套制度从理论上分析,其合理性、系统性、严密性都是十分显著的,其在实际运转上也确实发挥过作用。但是在专制体制下,这种作用是极其有限的,而它在操作过程中的变异所带来的副作用也不小。

其实设台谏,是君主加强皇权控制的手段,与现代西方之三权分立大相径庭。宋代相权范围大大缩小。军事由枢密裁夺。唐代宗时设枢密一职,权力虽已相当大,但特以宦官担任,非朝廷正职。五代用武人,权同宰相。宋代因袭,文事任宰相,武事任枢密。太宗伐辽,一日六召枢密院计议,而宰相不知。唐代设户部司、盐铁司、度支司管财政,由宰相兼管。宋初袭唐制,后三司逐渐脱离相权而独立。王安石改革时,很想收这个权,创立三司条例司,以整顿全国财政,但不久废去。兵财之外,于用人上,宰相之权也几失落。太宗用赵普谋,置考课院,后改审官院,设审官选人。审官多由皇帝近臣任之,皇帝本人也常亲自去当考官,宰相不得与闻。苏轼写过一篇《上神宗皇帝书》,可谓慷慨激昂。但对当时的台谏之风心悸不已。他说,自秦汉设谏议大夫以来,数百人谏诤而死。但太祖建隆以来,未尝加罪一人。纵有薄责,不久又提升了。因为没有人敢重谏君主,朝政上的事只问罪宰相。所以有人讽刺说,仁宗之世,宰相只奉行台谏之旨。苏轼在文章最后说,陛下是宽容的,我说这些话,只怕招来众多的讥刺,加我以危法。但我死而不辞,唯恐天下以我为戒,不敢说话了。我上此书,迟疑了一个月,写成后毁之再三,最后才冒死献上的。

秦汉谏议大夫无定员,多至数十人,不在中枢领导核心。隋唐则移入门下省、中书省,称给事中、谏议大夫、拾遗、补阙、司谏、正言等,为宰相僚属。其功能主要是对天子进行监督。唐太宗召宰相入朝议大事,谏官随之。宋代废唐制,统治中心只内置执政的中书和管军事的枢密两府。台谏便脱离宰相独立出去。真宗天禧时置谏院。仁宗庆历时规定谏官不得用宰相大臣所荐之人,台谏权势扩张,几与宰相等。而台谏的功能与前朝相比已有质的变化,即变谏君为谏相。这给宰相施政带来很大麻烦。每实行一事,施行不久,便有许多人说得失,寻废去。再行新措,复又如前。君主莫之适从,老百姓更无法执行。主意办法太多,朝令夕改,没法真正做成一件好事。

宋代的台谏制度:御史台清流的最早起源

仁宗时有历史上著名的“庆历党争”。当时不惟台谏,几乎所有朝臣都兴此道。吕夷简任宰相,范仲淹谏其进用多出其门。吕夷简斥范仲淹越职言事,离间君臣,引用朋党,使其落职。许多人为之再三说情,仁宗却说,这么多人称荐他,有朋党之嫌,下诏诫之。欧阳修等人任谏官后,又再三陈述广开言路的道理,并为朋党之说辩护。吕夷简后来落职。欧阳修专门写了一篇《朋党论》,为范仲淹心生开脱。范仲淹任参知政事,与贤相富弼鼎力革除凭世袭、资历任官的资荫、磨勘等任官办法,得罪了不少人。大臣石介奏记于富弼,夏竦对石介有怨,又想搞垮富弼和范仲淹,便让女奴偷偷学石介的字,伪造石介为富弼撰废帝的诏书,然后谤讪于仁宗。仁宗虽不信,但富弼与范仲淹心生恐惧,自请出边任宣抚使。杜衍任宰相,力裁那些投机之徒,凡他们的上书,都要积到十多封了,才给皇帝看,有的干脆不奏。那些小人怨恨他,便想办法造谣革他的职。结果杜衍只当了120天宰相。杜衍的女婿苏舜钦,写得一手好文章,议论侵权贵。还有个集贤校理王益柔,曾于席上戏作《傲歌》。御史中丞王拱辰以二人皆范仲淹所荐,便讽劾他们,以累范仲淹。范仲淹、富弼果被再贬。有人评断说,仁宗英明,又急于图治,而富、范却陷于谗言而不得志。为什么呢?古时候君王立政立事,君臣同心同谋,小人无机可乘,可果断行事;而庆历新政,锐气有始无终,原因就是君相之间有隙。

对相权的控制,必定招来抵制。从北宋末年到南宋,权相蔡京直至贾似道,都把破坏和操纵台谏系统视为擅政的至关重要的步骤。秦桧弄权的第一步是“择人为台谏”,韩侂胄干政得手也得力于“惟有用台谏”。蔡京、韩侂胄常假借御笔,罢降言官,使台谏为其所控制。史弥远、贾似道则代谏官拟言章。史弥远专政,台谏先将言章副本封呈宰相审查,后由宰相交付正本。贾似道弄权,奏稿干脆由他来拟就。这时候,谏官的命运便不济了,忠于职守者或被罢黜或陷重祸,因此许多人因惧怕而失了名节。秦桧执政时,对官僚不称意,台谏便探秦桧的意进行弹劾,有时秦桧直接授意让他们加罪于人。

宋代强化台谏制度后,皇帝的权力更集中,但其决策能力反而变弱。宰相在皇帝的猜忌和朝臣的左右下很难做成大事,系命于微薄,干不了几天就得下台,如走马灯般更迭。一旦君主昏聩无能,被宰相左右,台谏又变成十分可怕的杀人工具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cjps.cn/sanwen/1403.html
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,请随意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