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,在哈里发何鲁纳.拉施德执政期间,他一怒之下,处决了颇负声望的著名宰相张尔蕃.不仅如此,他还不准许任何人前去悼念张尔蕃,为此,他特别颁布了一道命令,凡是以各种方式追悼.凭吊张尔蕃的,均处以绞刑.
  哈里发颁布的命令,谁敢不从?因此,满朝文武百官.满城布衣庶民,都慑于哈里发的威力,个个服服帖帖.噤若寒蝉,无人敢吱声,也无人敢流露出些微悲哀.悼念之情.举国上下都被一种恐怖.紧张的氛围所笼罩.
  可是,什么事情都有特殊情况,"例外"是经常发生的.有一个居住在偏远乡间.曾与张尔蕃有点交情的人,不知京城王宫发生的事情,欣欣然哼着小调.迈着轻盈的脚步,走进巴格达城.他依照往年的习惯,准备好一首赞美张尔蕃的口头诗,想当面献给张尔蕃,以便再得到张尔蕃一千个金币的赏赐,然后带回乡下,作为一家老小全年的生活费用.
  然而,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刚进入巴格达城门,就听说他心目中的大恩人张尔蕃已经被哈里发绞死了.恩人的死讯如同五雷轰顶,把他给炸蒙了,他百感交集,泪如泉涌,痛不欲生.他不顾一切地撒丫子向刑场跑去,要去悼念他,要在他受难之处哭个昏天黑地,以表示自己内心深处的悲哀.他来到刑场,把骆驼拴在刑场边的树上,然后开始追悼故人张尔蕃,他一边痛哭流涕,一边将事先准备好的赞美诗,反复地念着.颂扬着.他越哭越伤心,越念越激动,最后竟昏死过去了.
  当他苏醒过来时,已是半夜时分,他仍呆在刑场,诚心诚意地守在那里,一想到张尔蕃,便又痛哭不止.他累极了.困极了,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.
  蒙之际,他仿佛看到张尔蕃隐约出现在他的面前,笑容可掬,怅然对他说道:
  "你不辞辛苦,从遥远的乡间进城来看我,满以为我们会如同往年一样,在欢乐.祥和的气氛中相见,然而,事与愿违,结局却是如此的凄惨!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,光是悲伤哭泣对活人和死者都没有什么好处.我只希望你到巴士拉去走一趟,拜访一下我认识的一个出色的生意人.记住,见到他时,你要喊着我的名字,向他致意.问好,并告诉他,以蚕豆为标记,我嘱咐他拿一千个金币来接济你."
  说完,张尔蕃便悲叹一声,隐身而去.乡下人呼唤着他时,猛然从梦中惊醒.他回忆着这奇异的梦境,觉得十分惊诧,又半信半疑.他考虑再三,决定到巴士拉去走一趟.他不顾劳顿困苦,离开巴格达,去到巴士拉,根据张尔蕃在梦中的指点,果然找到了张尔蕃的商人朋友.彼此见面致意.问好.寒暄后,乡下人便把梦中的情形如实告知于他.
  那商人听说友人张尔蕃已被绞死,心中异常悲伤,哭了好久,几乎气绝.之后,商人看在张尔蕃的情面上,请乡下人住下来,供他吃喝,当上宾招待.乡下人在商人家里住了三天,想告辞回家.商人按照张尔蕃的嘱咐,十分慷慨地送给乡下人一千五百个金币,对他说道:
  "朋友,你拿去吧,这一千五百个金币中,有一千个金币是遵从张尔蕃的嘱咐送给你的,有五百个金币是我额外给你的.我打算依张尔蕃的习惯,今后每年给你一千个金币,以补家用."
  乡下人接过商人给的一千五百个金币,激动万分.他辛苦奔波,从偏远的乡间去到京城巴格达,又从巴格达风尘仆仆地来到巴士拉,走街串巷,四处寻找这个商人,好在终于见到了他,并得到他的慷慨周济,未虚此行,自然欢喜异常,他对商人千恩万谢.乡下人向他告别,似乎意犹未尽,想知道蚕豆的故事,便不好意思地问他:

宰相与卖蚕豆小贩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cjps.cn/shige/2259.html
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,请随意打赏